英亚体育登录网站-

CSL的精彩之处:国脚们积极宣传自己,但球队没有战袍。。

   

  羊城晚报记者 赵亮晨 林本剑 苏荇

  在经历了也许是最一地鸡毛的赛季准备阶段之后,新赛季中超开幕在即。今年相比往年会有哪些变化,赛季前又出现了哪些奇葩事和趣闻?

  踢“主场”,更轻松?

  赵亮晨(以下简称赵):上赛季,广东三队都被分在了大连赛区,今年广州赛区取代大连赛区,三强终于又能够回到“主场”。

  林本剑(以下简称林):广东有三支中超球队,在中超版图中是第一大省。广州赛区有8支球队,汇聚三支广东球队,有利于形成“主场气氛”,这对于恢复中超的人气、关注度以及方便球迷现场观战等都有促进作用。

  苏荇(以下简称苏):对中超有利,对三队也是好事,起码从气候、场地来说都比较熟悉,以广州富力为例,平日训练在自己的大学城训练基地,第一阶段14轮比赛7场安排在越秀山体育场,1场在大学城中心体育场,都是很熟悉的场地,在心理上有家的感觉。

  赵:但也有人说,家在“咫尺”却不能回,感觉自己变成了“大禹”,会不会反而更不习惯?

  苏:实际上离家也近,虽然还是需要隔离,但家人想见面了,除了视频,还多了比赛时进入观众席远眺这一方式,哈哈。另外,广州富力和广州恒大的比赛据了解大部分场次都面向观众开放,有球迷进场加油,对球队也是一种鼓舞和激励。

  赵:为了申办今年的中超,广州赛区也是做了非常详尽细致的准备工作。三队的“主场优势”客观上会有一些,但更主要的还是把赛区放在广州,对中超的顺利举办能够做到多方面的有力保障。

  林:相信在接下来的比赛中会看到广州赛区比较火爆的主场气氛,这既是中超自身发展的需要和球迷观赛的心声,同时也是体现抗击新冠肺炎疫情方面取得成就的展示窗口。

  赛季前,更“奇葩”

  苏:今年中超经历了一个最“兵荒马乱”的季前阶段,说说你们知道的奇葩事和趣事吧。

  林:我说一个。今年中超大限薪,不少球员收入直线下降。某俱乐部经营环境和球员收入非常稳定且居中超前茅,冬窗转会期间,一些国脚级球员通过经纪人主动打来电话,想加盟该队。有些甚至想自己出钱买断现有合同。这挺有趣的。

  赵:昔日的卖方市场转眼就变成了供大于求的买方市场,中国职业足球市场的波动性令人感叹。

  林:前几年是俱乐部拿着钱到处挖人,现在反过来球员主动找俱乐部,你说奇葩不奇葩?

  赵:我说两件事,一个是起死回生的天津津门虎公布的新赛季名单里,居然只有守门员、前卫、后卫,一个正印中锋都没有,有人开玩笑说,主教练于根伟可能自己想上;而在中甲球队淄博蹴鞠,他们的新投资人甚至已经给自己注册了球员身份,上赛季他就在中冠联赛上过场了,今年他转而投资了淄博的球队,自己也就“顺理成章”把自己给转会了……

  林:前申花俱乐部投资人朱骏看了直呼内行!

  赵:朱骏当年还只敢在友谊赛踢几脚过瘾,虽然对手是利物浦……

  苏:这几天最引人瞩目的是重庆队的讨薪事件,球队全家福都拍了,行李都打包了,临出发到广州赛区前球员突然罢工维权,讨要欠薪。可见重庆方面即便在政府牵头下找到了新的赞助商,但资金问题要彻底解决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,被欠了三个月薪,赢球奖金也无从谈起。

  赵:即便现在最新的消息是已经进了赛区,但新赛季重庆球员能维持怎样的战意成疑。

  苏:天津队也是,被“续命”后,新赛季的准备工作很匆促,距离中超开幕还有两天,球队出征了,新赛季的比赛服装都还没做好,只能直接从厂家打包送往赛区,以至于开赛前球队都无法公布新赛季定妆照,也是有点让人哭笑不得。

  林:怪不得看他们下大巴的照片,都把衣服的标志遮挡了起来。

  中性名,更无趣

  赵:今年是中超实行俱乐部中性名的起点,你们觉得改得最好的和最差的分别是哪支俱乐部?

  林:个人觉得最好的是山东泰山,泰山队是从甲A年代就开始沿用至今的,泰山也是山东的代表,体现了地域传统文化、历史风俗和人文精神。当然,如果算上不用改的,北京国安、上海申花和长春亚泰是最好的,保留了历史。最差的我认为是直接用城市名,缺乏创意。

  苏:中性名改名并没有让我眼前一亮的案例,反倒是看新闻遇到广州队(广州恒大)和广州城队(广州富力)时,总是要花多一两秒仔细分辨。

  赵:想想将来德比战的报道,广州队对阵广州城队,不知道的还以为在讲顺口溜呢。太难了!

  苏:其实至今中性名的使用上也还没很规范,足协方面至今也没有统一官宣,导致很多俱乐部在商业运营上依然沿用旧名。

  赵:肯定需要一个习惯的过程。而且以前球迷在球队简称前加个“我”来指代球队,比如山东鲁能球队自称“我鲁”,琅琅上口,现在改了中性名以后,似乎也都没有那种感觉了。

  看转播,更简单

  赵:中超冠军苏宁退出了,原本同样由苏宁旗下公司包揽的中超独家转播权也没了,中超的转播方式又要发生不小的变化。

  苏:去年除了央视体育直播部分场次外,PP体育包揽了中超的独播权,很多上了年纪的老球迷看球会觉得不方便。今年中超由独播改为分销的方式,不但央视有直播权,不少地方电视台也恢复直播中超,同时体育网站、APP平台也拥有直播。

  林:这对球迷是好事,有了更多选择。比如,平台多了,就会有更多不同的解说类型,吸引不同的球迷群体。对于中超来讲,这也是增加转播渠道,扩大转播影响力,分流独家转播可能隐藏的风险的手段。这也就是大家平时所说的不能把所有鸡蛋都放在一个篮子里吧。

  赵:中超的受众年龄段分布还是非常广的,所以在观赛平台上,确实要顾及“最大公约数”,虽然现在网络技术很发达了,连电视本质上也已经互联网化,但相比起在电视上看球,在手机或iPad终端上看球,感受还是天差地别。我有个“偏见”,总感觉不在电视上看,那就不是看球……

  苏:对于球迷来说,可以选择的渠道多了,自然是好事。中超版权费用在经历了5年80亿元、10年110亿元的更迭后,某平台这次仅用了2.4亿元便拿下中超3年新媒体版权,显示中国体育版权市场逐步走向理性。

  赵:这样的大起大落和足协动辄推出新规则有关,从长期来看,对中超未来的议价能力有不小的伤害。只能说两害相权取其轻吧,毕竟之前的价格偏离正常市场规律太远了。